玉溪长安网
您当前位置: 政法园地 >> 政法风采
让痕迹“说话”的人
——记玉溪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杨松
2020-12-15 09:29:27

杨松(中)在案件现场寻找指纹(市公安局提供)
杨松(中)在案件现场寻找指纹(市公安局提供)

刑警杨松闯荡“江湖”已经31年了。这个“江湖”并不大,但充满了斗智斗勇的艰辛——一个模糊的鞋印、一滴干涸的血迹,甚至一根头发,都能带出一个关乎人性、牵涉善恶的故事。全国公安机关刑事技术痕迹检验专业特长专家、玉溪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杨松,用31年的时间把这一个个故事还原,把“恶”剥离出来,把“善”传递出去。

不能开灯,房间里黑乎乎的。借着月光,还是能看出来地上一摊摊鲜血的轮廓。没人说话,安静得有些窒息。杨松使劲挤挤眼,想让干涩的眼睛放松湿润一点,然而作用并不大。勘查光源的映照下,地上凌乱的血脚印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总会留下点什么痕迹吧。”杨松想。突然,一枚模糊的、从没提取过的血脚印,进入了他的视野……

宣判大会上看警察的男孩

1968年1月,杨松出生于云南玉溪的一个普通家庭。十来岁,正是热血阳光的年纪,他对破案影视剧十分着迷,觉得侦办案子是世界上最吸引人的事情。

少年杨松所处的时代很特殊,社会变革伴随着治安环境的动荡——打架斗殴、盗窃抢劫层出不穷,杀人命案时有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急需一支优秀忠诚的公安队伍,杨松对警察的敬仰和痴迷,正好顺应了时代的召唤。

1983年8月,党中央《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明确了把“严打”作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首要环节的工作思路。高中生杨松对这一切宏大的时代背景并不知晓,他只是经常跟着人群,挤在公开举行的集中宣判大会上看热闹。别人都看台上的坏人长啥样、做了啥坏事,而他却只顾盯着戴着大盖帽、站得笔直的警察看。帅、神秘且特别厉害。这是少年杨松心里对警察的评价。

1985年,杨松在高考志愿上填报了4所公安院校的名字。

爆炸案现场的实习生

17岁的杨松背着包,拿着录取通知书,一个人坐着绿皮火车从云南到了辽宁沈阳。他如愿考上了第一志愿——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可刚到学校不久,杨松就被叫去谈话,学校决定给他调配到痕迹检验专业,这把杨松给急坏了。“我报的是侦查专业,以后我要破案呀。”谈话的老师笑着告诉他,学痕迹检验专业也能破案。后来杨松才知道,因为他的物理化学成绩好,学校觉得痕迹检验专业更能发挥他的特长。别看杨松当时年纪小,听说这是个更能让自己发挥作用的专业,也一样可以破案,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痕迹检验,顾名思义就是对事发现场遗留下的各种痕迹进行检验和分析,比如手足印、弹痕、齿痕、指纹,甚至是喝了半瓶的矿泉水等,通过分析,为案件侦破提供线索和方向。它的特殊性在于除了用设备分析提取痕迹特征这种纯技术的工作之外,痕迹学还是一项不可量化且主观性极强的工作。杨松做了个形象的解释:“指纹的分析,可以通过设备进行对比,这是一个纯技术可量化的过程。但要通过现场遗留的痕迹,准确还原出犯罪经过,完全是个‘编故事’的过程。故事‘编’得对不对,符不符合案件的真实情况,就需要很强的逻辑推理和判断能力,以及异于常人的耐心和细心。”当然,还需要胆量。

杨松还记得,刚毕业实习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爆炸案。很多血,到处都是碎片——石头的碎片、物品的碎片,还有人体组织的碎片。他按照前辈的吩咐,仔细检查着每一个角落,通过勘查,判明爆炸的装置以及实施方式。每一个人体碎片都要找到,每一寸土地都要过滤。“我们用一个筛子,把混合着沙土的人体组织碎片放进里面筛,沙土筛走,人体组织留下来。”

在此后的31年刑警生涯中,杨松勘查过大大小小的现场650余个。有的有痕迹,有的没有;有的痕迹很明显,有的藏得很隐蔽。他和同事们想尽办法搜寻可用的线索,把它们组装衔接起来,为案件的侦破提供准确的方向。

“毒鼠强”和残缺的指纹

十几年前的一个案子,杨松至今回想起来还觉得很自豪。

2006年4月26日,玉溪市某县的一个村里有三个村民中毒身亡,其中最小的才两岁半。在他们喝的水里,警方发现了“毒鼠强”。

水里投毒,这手段未免太危险,如果当时多几个人喝水,后果将不堪设想。侦破工作刻不容缓,按照省、市、县各级领导的部署,杨松立刻带领队伍对现场进行勘查,同时向村民们询问情况。案发地属少数民族村落,语言不通,杨松和同事们连比带划,逐家逐户上门走访。4月本是春末夏初的凉爽天气,当天温度却高达40多度,还下起了雨,民警们的衣服全湿透了,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水瓶、足迹、指纹、药品……民警们在从现场提取的痕迹和物品上细细查验,嫌疑人排除了一拨又一拨,始终没有获得有效线索。

时间已经过去40多天,杨松心里十分焦急。他点燃一支烟,闭上眼睛重复回忆着现场的痕迹,以及村民们提供的信息,想把它们串联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摇摇头,睁开了眼。既然找不到,那就从头再来。他将前期现场勘查中提取的所有物证一样一样拿出来重新梳理,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纸袋。那是一个写有“磷化锌”字样的纸袋,是前期勘查时,在死者的家门口提取的,上面有一枚指纹。可这枚指纹实在太模糊,按照当时的技术手段没法分析出来,而且投毒物并不是“磷化锌”,故提取后就被当作没有价值的物证收了起来。现在案件陷入僵局,杨松决定用这枚指纹试一试。技术不够,经验来凑,杨松反复看这枚模糊的指纹。看久了,细细的纹路像蛇一样动起来,缠成一团,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经过两天的努力,他硬是把指纹的模糊程度降低,终于匹配上了一个叫封某某的村民。

经过审讯,封某某果然就是要找的凶手。据其交代,他平日因为家庭矛盾对死者一家怀恨在心,那天他悄悄将“磷化锌”投到受害人家猪圈里,又将“毒鼠强”放进受害人家门前的水瓶中,致使三人喝水后中毒死亡。

案件成功告破。现在回忆起来,杨松还是很自豪。那枚模糊的指纹,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根本无法直接分析出来,他创新性地把经验和技术融合,把主观和客观的相互作用发挥到极致,才使得案件找到了突破口。这次破案,除了给受害者和村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之外,杨松也摸到了一些勘查检验的独特“窍门”,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

模糊的血脚印

今年4月30日一大早,110接到报警,称有母子二人在家里被人杀害,杨松和同事立即赶往现场。据死者丈夫张某说,当天早上他起床后去买菜,一个小时不到就返回到家门口。一开门,妻子和3岁的儿子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张某赶紧拨打了120。经120工作人员现场查看,二人已经死亡,随后120工作人员替张某报了警。

现场有很多血脚印,杨松和同事们逐一排查,可所有脚印的主人都没有作案的可能性。对其他痕迹进行检验后,依旧一无所获。杨松揉着太阳穴想:“总会留下点什么痕迹吧!”以往每次当案件陷入僵局的时候,杨松总会用这句话给自己和同事们打气,这次也不例外。

天色慢慢暗下来,黑暗很快笼罩了一切。夜晚的勘查工作更为艰难,因为不能有很亮的光源干扰,所以他们不能开灯。在黑乎乎的凶杀现场,杨松和几个同事一寸一寸地检查着地板、墙壁和一切可疑的角落。月光透进窗户,地上还能看出一摊摊血迹轮廓……凌晨一点左右,一枚被重重脚印覆盖、混合着血灰、颜色模糊浅淡的残缺鞋印,进入了杨松的视野。

正是这枚隐藏的脚印,让民警很快锁定了嫌疑人。次日上午9时许,嫌疑人代某某在回出租房的路上被抓获。他惊讶万分:“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经审讯,代某某供认了用水果刀杀死母子二人的犯罪事实。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刑侦专家的工作室

据统计,杨松至今为止共出勘过650多个现场,出具痕迹检验鉴定600多例,参与侦办各类重特大案件300多起。他在31年的刑侦生涯里积累的经验以及独特的逻辑思维方式,对于痕迹检验工作来说,是一笔财富。

2020年3月10日,为充分发挥刑侦专家的带动引领作用,提升全省公安刑侦队伍整体素质和战斗力,经云南各地推荐,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组织评审,“云南刑侦杨松专家工作室”成立,同时成立的还有另外8个“省级刑侦专家工作室”。这一批工作室的领头人,均是在刑事侦查不同领域内有所建树的专家。

工作室成立短短半年时间里,杨松就带教了6名学员,重点教他们图像处理、现场制图、制卷等痕迹相关软件的使用,以及指(掌)纹、鞋印鉴定、物证拍照的基本技能和方法。共带教指(掌)纹、鞋印检验鉴定40余起,并出具鉴定文书12份,出勘现场10起。

“学员们都是这个领域内的优秀人才。工作室并不能教会他们多少技术,而是希望能通过交流,让他们更加深入地理解痕迹学,从而从‘精通’进一步变成‘热爱’。”杨松说。除了技术的传承之外,杨松认为自己的工作室更是一个“‘热爱’孵化基地”。“唯有热爱,才能在这条枯燥且容错率几乎为零的路上走得更远,坚持得更久。”而他自己也正是这样做的,心怀热爱一路走来,他成就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刑警精神,养成了对案件侦破“不放弃,不抛弃”的求索精神。

杨松简历:

1985年9月―1989年7月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痕迹专业,获理学学士学位;

1989年7月参加工作,在原玉溪地区行政公署公安处技术科从事痕迹检验工作;

2003年4月调到玉溪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侦查一大队任队长;

2008年8月调回玉溪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科所任所长,从事痕迹检验工作至今。

目前为正高级任职资格、一级技术主管。

共出勘各类现场650多个,出具痕迹检验鉴定600多例,参与侦办各类重特大案件300多起。

发表《新的指纹检验辅助工具》等专业学术论文6篇;参与了《利用激光显现汗潜指纹的研究》等7项省、市获奖科研项目。

2001年选拔进入云南省公安厅刑事技术人才库,2003年选拔进入全国痕迹青年人才库,2013年至今被选为第一届、第二届全国刑事技术痕迹检验特长专家,被玉溪市委确定为玉溪市委联系专家,昆明医科大学兼职教授。

2020年3月经省公安厅评审,成立“云南刑侦杨松专家工作室”。

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获个人嘉奖9次,2次评为玉溪市优秀党外人才。

编辑:禹露
关闭
主办:中共玉溪市委政法委员会
运维:玉溪网新媒体发展有限公司